如何培养孩子的文学素养和科学思维?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30 09:14

虽然还是有若干理由支持以机械式练习和以语音为主的学习方式将儿童带到文学世界,但若只是一味地强调这种方法,恐怕在今天已经落伍了。太多儿童不知道为什么要读书,因为他们周围的大人都不读书。有些教学课程值得一提,例如“全语言”(wholelanguage)教学法,一方面成功创造培养读写活动的学习环境,同时也帮助学生获得将来能独立读写所需的基本技能。

“全语言”教学课程的基本理念是,让儿童沉浸在文字篇章的美好世界中,使他们先成为积极的学习者,再变成有文学素养的人。

从开学那天起,学生们就看到周围年纪大的人都在读与写,因而很快就能投入这个环境。他们自己讲故事,让其他学生将故事记录下来,以混杂着图片、自创的拼音与正确拼写的文字的方式制作自己的故事,将自己的故事读给别人听,也听别人讲故事,或边听边评论,或“读”别的学生写的故事。他们也许会一边口述故事,一边在电脑键盘上输入自己的故事。教室的氛围就像杂志社或报社的编辑部,而不是由教师主导的传统教室。

只有教师将这些教学法及其价值在自己的生活中具体呈现出来,这样的课程才能有效。

因此,看到这些班级到处都是学生写的作品和写作半成品时,实在很鼓舞人心。这可能是过去四分之一世纪以来,美国小学教育有重大改变的一个好例子。虽然“全语言”教学还没有到处普及,但现在它正在许多十年或二十年前绝想不到的地方实施。

这种小规模的教学法革命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教师们自己发现(或再度发现)了他们不仅会写,而且是真心喜欢写作。这种精神当然有感染作用,儿童随即会对字母、文字和字义等发生强烈的兴趣。在“读”方面也有同样的情况。儿童不是因为被人告诉他要阅读而阅读,更别说命令了。但是由于孩子们看到周围的大人们都在阅读并享受阅读的乐趣,以及处于某些个人的目的,例如为了组装一台机器或看懂一则笑话而读,孩子们开始阅读。一些原本只限于有文学素养的家庭才有的幼年基本经验,现在学校了的所有学生都能享有。

数学

良好的教室基调也是其他课程领域成功的关键。正如美国教育人士太过注重以发音为主的教学法而忽略了阅读的理由,算数也被视为一系列必须背诵的数字。虽然这样的教学会让基本计算知识测验的分数提高一些,但最终走向自我毁灭,因为学生不了解进行这些有关数字的活动意义何在。

和“全语言”教学相呼应的一个数学教学方式,就是让数学成为小学整体气氛的一部分。数学与数字运算成为同学间、师生间有意义的日常谈话。从一开始,“全数学”(whole-math)教学环境下的儿童,就被鼓励参与测量、计算与比较的游戏,这些游戏不仅仅是重复数字技能,而且还帮助学生完成有必要和有价值的活动。如厨房中进行的烹饪活动,就是一个上佳的情景,因为算术运算是为班上同学们准备食物和上菜过程中必要的一部分。看时间、出游、为舞会买食物和礼物以及丈量布匹等,都是一些需要数字能力的活动。有趣的是,一旦投入这种十分实用的活动,许多儿童就会被(或再度被)数字与数字关系的世界所吸引。

科学

同样的方法也可以用来促进学生以科学的方法思考,不过不像语文和算数,小学阶段并没有相应的科学课程。一般来说,科学课程通常要到初中或高中阶段才有。这种不必要的延迟可能使学生错失学习科学的良机。皮亚杰曾非常令人信服地揭示,人类心智的科学习性,在许多方面都和儿童的兴趣与好奇心吻合,但挑战是如何将这些相关的兴趣转化为真正可行的科学研究,例如,动物世界的分类、机器运作的方法或天体运行的路径等。

这种针对幼年儿童的科学训练或科学“预备”训练,最关键的或许是认真培养思考的态度。年幼的孩子很自然会问:“为什么我会有影子?我的影子为什么会变长?为什么有时候我的影子会有两个?”同样,这些孩子也会对植物的成长现象着迷不已,对生老病死、时空概念,以及杠杆、齿轮与电脑等装置感到好奇。有科学精神的教师不仅鼓励学生提出这一类问题,还会加强学生观察、尝试小实验、记录实验结果的能力,并指导他们将这些结果与当初激发此实验的问题联系在一起。

一般来说,早期学科教育并不需要直接指出学生的错误,向错误挑战通常要等到孩子年龄稍长后再进行。事实上,应该一直等到儿童完全投入科学学说所讨论的现象,并且把他们自己的直觉想法和概念尽情发挥时,再进行修正工作。

然而,有时还是可以介入儿童直觉的概念。例如,大多数儿童都相信毛衣含有热源,这些热可以传递到穿毛衣者的身上。我们可以帮助有这种观念的儿童做一个小实验。先分别测量毛衣与人的温度。我们可以请儿童将温度计放在毛衣中数天,观察其温度变化;可以将毛衣放在密封的袋子或者阳光下,再观察其温度的变化;可以将毛衣穿在身上一个小时,或者披在宠物身上,然后再观察其温度变化。在这种简单操作的探究过程中,对物质和对热的原始理论被首次联系到一起,再将这些想法与细心探究的结果比较,最后根据证据修改理论。可以肯定的说,学生绝不会仅仅因为一个与其想法有矛盾的证明而放弃原始的直觉,但通过这样仔细检验自己直觉的预测而发展出来的心智习惯,会在日后的科学学习中发挥极大的作用。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